车手钮向阳:越野有毒,瘾还特别大

原标题:车手钮向阳:越野有毒,瘾还特别大

一个车手,要行驶多远的路,才能最终找到属于自己的骄傲和意义。

一个信念,要经过多少时间,才能完成对自己人生交卷的好成绩。

通过朋友的介绍,认识了钮向阳。

寥寥言语间,就会强烈的感受到他是一个硬派的北方男子。最开始的接触,因为陌生人,还是稍有不自在的。但是他发过来的语音,会让你觉得是一个很久没见面的长辈一般,一点也不着急,说起越野,又滔滔不绝,激情四射。

钮向阳,16岁至今,20年汽车兵,14年赛龄,场地,越野,短道,拉力,耐力。民用汽车教练员,中汽联赛车教练员。2003年师从周勇考取赛照,赛龄13年。

最好成绩全国短道拉力锦标赛A组冠军, 2014年,1.6升组冠军,成吉思汗大赛车,标志307房车锦标赛2012第一站冠军。中汽联初级教练员,汽车摩托车项目裁判员。

“荣誉证书”

2008年乌海全国场地越野赛新秀组第四名

2009巴丹吉林全国越野沙漠挑战赛获风尚奖

2009北京怀柔全国场地越野赛第三

2009广西荔浦全国短道拉力锦标赛B组亚军

2010广东阳山全国短道拉力锦标赛A组冠军

2011南京横溪全国短道大奖赛精英组冠军

2012成吉思汗大赛车标志307房车锦标赛第一场冠军

2013长城汽车印象达喀尔,特约教练

2013年宝马X1媒体试驾会特约教练

2013DS北京试驾会特约教练

2014包头达茂全国首届民用汽车24小时耐力赛1.6组冠军

出类拔萃的成绩,他似乎并不骄傲,毕竟对于他来说,兴趣才是最重要的。

钮师傅说,在娘肚子里就开始坐卡车了,学龄前就自编自导自演卡车换挡歌,观摩汽车驾驶时间超长,17岁之前都在观摩学习。他的第一次驾驶,已经可以很自如地行驶在鄂尔多斯高原自然路上。

19岁那年,钮向阳参军入伍,入伍后正巧被分配到了汽车连。他勤学苦练,当年就获得了全军区新驾驶员比武第二名。在部队当兵的20年里,对汽车的热爱更加着迷,他可以通过汽车发动机声音辨别出哪里出了故障,及时进行维修。

2003年,钮向阳从朋友那里获知中国汽车运动联合会(以下简称中汽联)组织赛手培训班,便立即参与培训。当时的教练是达喀尔中国纪录保持者周勇,经过几天的“魔鬼”训练,钮向阳取得了初级“汽车运动执照”。

2007年参加了人生中第一次越野比赛,一如比赛深似海,对越野越来越痴迷,对改装和装备的了解觉得越来越不够。

2008年,钮向阳拥有了一台自己改装的赛车(三菱V23),也有幸和高手们进行了一次学习,才真正知道什么是漂移,何为左脚刹车,如何大油门起步、弯道控制、跳坡技术和车辆最大马力的使用。这些老牌赛车手的控车能力和安全意识让他十分敬佩,一场简单的练车,车手们都会把安全措施做得非常到位。

就这样,越来越疯狂,越来越律己,一直在追求自己想要的境界。

应该也怕过吧,怕比赛的失势,怕自己的紧张,怕自己的想法与实际的不符,然而,有那样的信念,还在乎什么呢。

(以上图片出自20120201中央五套《赛车时代》对钮向阳的采访)

我虽好奇却也笃定自己的答案,问他:越野对您来说是一条不归路吗?

钮师傅的声音里带了些气势,“不是不归路,是真的很让人上瘾,有了这个念头,停止不了脚步。”

我继续问他:您这样,家人支持吗。

他的声音淡下来了,带着点无奈又有着一点确信,“这种爱好很费钱而且有一定的风险,家里人当然不会支持的,但是也没反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。”

“每一次比赛应该都心有余悸,那您有过想退缩的时候吗?”

他依然带着北方男子特有的声调,“退缩谈不上,但是因为年龄问题,现在有慢下来,打比赛比较少一些,现在也做教练,做策划。”

曾经以为,那些越野赛车手,是不是并不懂生命的意义。和他对话后,我才明白,他们反而是太知道生命的意义了,一切自己的选择都是意义,所以选择了内心。遵从内心是唯一的选择。

记得段奕宏站在第30届电影节的领奖台上,说了这样一句话“没想到,不敢想。直到今天,我还认为我的表演仍然有着局限性,但是我很开心我没有走到穷尽哪一步,我还可以再走下去。”

我想,这句话也适合他想说的,对越野这一生的迷恋的总结。

(再次感谢钮师傅在百忙之中接受TMAX的采访)